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咨询随笔 Last News
学会模仿、彻底改变您的人生!

潍坊心理咨询师 说: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这句话,我们人人都...[查看全文]

当前位置: 主页 > 专栏文章 >

对话内在小孩——成熟是个伪命题吗?

时间:2019-09-15 17:15 点击:
著名科幻作家刘慈欣曾经写过一本科幻小说名叫《超新星纪元》,描写了由于超新星爆发引起的辐射导致地球人面临死亡的威胁所有人都会失去生命,但只有12岁以下的孩子具有基因修复
著名科幻作家刘慈欣曾经写过一本科幻小说名叫《超新星纪元》,描写了由于超新星爆发引起的辐射导致地球人面临死亡的威胁——所有人都会失去生命,但只有12岁以下的孩子具有基因修复能力,能够在这场灾难中幸存下来。
 
而那些成年人都会在一年之内死去。当这个世界仅仅剩下了孩子会是什么样呢?小说做了非常详尽的描述。
 
其实我们不难发现,表面上看,他们的行为有些幼稚,但实际上恰恰是成年人经常想做而不敢做的行为,比如无限度地满足自己,随意地吃和睡,甚至最后把战争和杀人当作游戏。
这些想法可能在成人的脑海中不知道上演了多少次,但是考虑到现实,一般都会选择放弃。
 
妥协成了成熟的标志,即便这些精神上的压力让我们不堪重负,但也会默默地承受着,甚至连表达的权利也渐渐被剥夺。长期持续下来,甚至我们忘记了有表达自己内心想法的意图,忘记自己其实也像一个孩子一样需要关照和呵护。只因为我们感觉自己已经成熟,作为一个成年人似乎不能表达真实的情感,那样会显得自己有些幼稚,并且不够成熟。我们宁愿把自己蜷缩在面具后面,让表面看上去很不错,而内里的心酸只有自己品尝。
 
其实或多多少,我们内心总有一部分是处于孩子状态的,不管你承认不承认,他总是在自己内心深处存在着,俗称“内在小孩儿”,这个小孩脱胎于早期的自己,由于各种实际的创伤和忽视而停止了成长,导致我们虽然整体人格已经成熟,但总会有一部分并没有完全长大成人,而这部分自己,恰恰是最容易被我们忽略的。越是被忽略,他们越容易长不大,只是在暗处悄无声息地影响这我们。
 
是否会经常感觉到莫名的无力感,在结束一天喧嚣后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住所后只想倒头睡下,而第二天上班,又像打了鸡血一样继续扮演同样的角色?
 
是否在孤独的深夜被骇人的梦魇惊醒,然后再也睡不着,突然发现自己已经孤独了很久了?
 
是否有时候会想找个没人的地方暗自垂泪到天明,不想让别人看到脆弱的自己,不是自己不需要,而是发现没有人能够真的让自己信任?
 
是否明明需要一个肩膀依靠,但是表现出来的却是盛气凌人,拒人于千里之外?
 
是否在重大选择面前纠结再三,非常痛苦但又感觉自己简直无法做出选择,甚至期望能够有个人代替自己做出选择?
 
是否感觉自己做什么都不行,倾向于自我贬损,甚至有时候都怀疑自己是否有资格活在这个世界上?
 
如果以上六个问题至少有一个回答是肯定的,那么说明内在小孩已经受到了比较严重的忽视,同时提醒你需要给予他更多的关注和成长的机会了。
 
这六个问题代表六种类型的内在小孩,由于忽略方式不同,表现出来的也不尽相同。
 
第一类小孩,被忽视,这种忽视来自于对内心关切的缺失,长期忽视内心的感受,自己也得不到实质性的关照和情感上的回应。致使自己也习惯性地忽视自己的感受,习惯于以别人的标准要求自己,过度重视别人的感受而忽略自身感受的重要性,导致进一步遭到别人的忽视,然后又把这种忽视的反馈重新拿来印证“自己是不值得被关注的”这个原始信条。
这样的人有一个巨大的能力,就是迫使别人忽视自己,让自己显得可有可无。可能刚开始由于不了解别人很尊重他,但是他的经验系统根本没有被尊重这个内容,所以他不习惯于被重视。慢慢地,会通过对自己的轻视,不争取而让别人也认同这一点。因为连自己都不重视的人是无法获得别人的重视的。
 
2017年上映的电影《芳华》,里面有个角色叫刘峰,在部队文工团工作,平时非常乐于助人,事必躬亲。团里凡是有脏活累活都找他,而他也非常欣然地接受。比如打扫猪圈,修理各种设备,吃煮坏得饺子,他都心甘情愿,并且以此作为自己存在的价值。但是由于他做得这些事太小,并不是大家需要的,久而久之其他人都开始轻视他,进而忽视他。而始作俑者就是他本人,不遗余力地用扮演了一个被轻视的人,可以说是“凭实力被看轻”。其实刘峰这个人物内心就活着一个被轻视的孩子,长期地被忽视已经让他变得习以为常,而这样的方式在其他人看来却是非常不能理解的。最终他也尝到了后果,默默地成为一个最普通的人,时过境迁,当年的战友早就把他做得那些“好事”忘得一干二净了。
 
第二类小孩,被宠溺。这样的小孩来自于过度满足的家庭,缺少必要的拒绝,尤其在3到6岁的关键时期,因为这个时候小孩的需要对于父母来讲可谓是九牛一毛。父母回想:小孩嘛,再能吃能吃多少,再能花能花多少?所以父母并不会以为小孩的要求会有多么过分,因为他们以一种绝对化的视角来衡量小孩,这个时候小孩相对于大人的期望来讲确实是微不足道的,起码还没达到足以让父母警觉的程度。但是这对小孩来讲却是影响深远的,他们会产生一种错觉,就是感觉自己是无所不能的,不单父母,其他人也有义务无条件地满足自己,所以他们的要求会越来越高,直到这种要求超出了父母的极限,才在被迫的情况下拒绝。但这个时候已经为时已晚,内在宠溺小孩的任性模式已经形成,很难改善了。
 
再后来,当年的孩子成人了,毕业然后进入工作岗位,他们首先面对的就是一个重要的矛盾——就是单位的人不会像父母那样迁就自己了,但是自己还是需要被过度满足和照顾。这个时候他们会面临一个残酷的选择:继续原来的任性不合作状态,退回到父母身边,还是重新适应新的人际关系,在不满足中努力让自己生存下去。这个选择是非常痛苦的,如果这个成年后的孩子足够幸运,父母意识到了当初的处理不当,严词拒绝的话,好像他还具有一线生机。就是生活逼迫他必须适应社会,没有任何退路,在这样的情况下他有可能会痛定思痛。并且发现了内在宠溺小孩的存在,进而重新获得成长的机会。
 
第三类小孩,被惊吓。这种惊吓来自于童年的记忆。众所周知,孩子的神经系统发育需要一个过程,在未完全发育成熟的情况下,孩子的神经是处于弥漫性的,就是他们的神经没有完全髓鞘化。通俗地说就像一根没有绝缘皮的导线插到水里然后通电,可想而知电流肯定是弥漫性地向各个方向扩散,几乎失去了确定的方向。这样的神经结构让孩子遭受与大人同等的精神刺激的情况下,倾向于更敏感地回应,似乎更大的大脑皮层区域都会被激发,没有方向性,很难细化成具体的可控的刺激。所以在这个情况下小孩更容易受到刺激后留下灾难性记忆,这种记忆会如此深刻,以至于可能成年后仍然会继续困扰着他。这就是很多人会无缘无故地焦虑,而这种焦虑很难找到具体的原因,并且看不到边界,仿佛是能够吞没一切的魔鬼。
 
第四类小孩,被控制。这种控制近似于选择权利的剥夺,就是父母可能基于自身的需要,而把一些焦虑强加给孩子,这个时候孩子会丧失很多尝试和体验的机会,进而导致缺少承担不确定性的能力。而长期处于这样情况的孩子更容易发展出过度焦虑,比如担心自己生病,或者在面临选择的时候退缩并体验到无力感,因为他们很难预料未来会发生什么危险的事,在他们的经验系统中未来的不确定性是灾难性的,并且是不可体验性的,所以他们一般习惯用退缩的方式去应对冲突和选择。
 
第五类小孩,被贬损。这种贬损来自于人格层面的贬低,而脱离的具体时间的讨论。比如有的父母会说:“你看你,做什么都不行,你就是太差劲了。学习不行,身体也不行,你说我养你有什么用?”
 
这样的表述长期来讲容易让孩子贬低自尊低下,因为自己做什么都是不好的,唯一的解释只能是:自己本身就是不好的,自己的存在就是一个错误。基于这样的内心体验,孩子会慢慢变得感觉自己丧失做所有事的资格,进行自我打压和贬损。
 
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印证父母的正确,同时会慢慢发展出一个内部的声音,这个声音来源于父母,哪怕已经离开父母很远,但仍然如父母亲临,继续贬低自己,不给自己喘息的机会。这个时候他的人格已经装备自动自我贬低程序,很难摆脱这样的自我形象了。
 
还是拿电影《芳华》里的人物来举例,里面有个人物叫何小萍,刚刚参军入伍,被分配到了文工团。由于新军装还没发下来,但是她着急拍张军装照寄回家给父母看,这个时候她情急之下拿了别人的军装,出来拍了照。也没提前告诉人家,后来军装主人发现了,对她当然非常有意见,因为很难理解她为什么不提前跟人说一声就私自拿了别人的东西。但是从何小萍的角度讲,她深刻地感觉到自己不值得别人帮助,因为根本没有这个资格,所以只能通过“偷”的方式去满足自己,本质来讲还是她对内心存在一个被贬损的小孩。
 
第六类小孩,被依赖。提到“依赖”,一般都是弱者依赖强者,小孩依赖大人,但这里的依赖是孩子作为父母的依赖对象,承担了跟自身年龄不想匹配的压力。有的父母会由于自身的独立人格问题没有解决,而无意识地将孩子作为自己的依赖对象,他们会把这种依赖合理化成关爱,让这种欲望的满足在正常的亲子关系的粉饰下进行,所以很难被发现。
 
父母因为自身的问题可能对孩子提出过多的要求,让孩子感觉到自己有能力为了父母的一切负责,包括他们喜怒哀乐。他们不开心了,孩子需要安慰她;他们遇到麻烦了,孩子给出建议或者出面解决。这种类型父母的常规表述是:“我做这些都是为了你,所以你不能让我难受,因为那样做是不孝顺的。”
 
从小就受到这样的道德裹挟和绑架,慢慢地,孩子会感觉自己是有能力为整个家庭负责的,尤其是精神方面。只要父母不开心,自己就感觉很内疚,甚至彻夜难眠。即便问题完全是父母的,跟自己无关,但孩子也需要表达最起码的痛苦去呼应父母,因为那样才能显得跟父母同呼吸,共命运。
 
他们会对自己有一系列错误的认知,比如:自己是异常强大的,不需要帮助的;或者自己是不需要被关爱的,只能表现得强大才能获得别人的认同等等。这样的关系给孩子很大的压力和束缚,导致其人格发展出现诸多问题。最明显的就是自我界限不清晰,容易承担一些本来不应该自己承担的责任,忍受对自身没有必要的损害。这个时候他们内心就存在一个被依赖的小孩。
 
那么发现自己内心存在上述几种未长大的小孩我们需要如何面对呢?
 
首先第一步需要体验他们的存在,比如在放松状态下的冥想就会让你跟他“碰面”。带着对他的关切去想象他的样子,也许开始会感觉很不习惯,但是一旦自己进入放松状态,并且排出干扰,就能发现他浮现在脑海中的样子。可能他蹲在墙角,衣衫褴褛,脏兮兮的小脸深埋在臂弯中。这个时候你需要做的是走上前去,观察他,注视他,跟他说话,了解他的真实想法。给他他想要的关爱,并且送上最真挚的支持和祝福。慢慢地,你会看到他的成长,同时也更能理解自己为什么会总是重复出现同样的烦恼。
 
正是因为他——内心的小孩——让你更深入地了解自己,并且找到自我疗愈的路径。也许我们都是小孩,成熟只不过是我们日常扮演的角色罢了。

文章来自:潍坊心理咨询 | 潍坊心理咨询中心网站:http://www.xgxlzx.com
------分隔线----------------------------
潍坊星港心理咨询中心
地址:潍坊市潍城区健康街与青年路路口南200米路西冠宇国际公寓楼405室
联系人:王老师 手机:150-9513-1986
联系人QQ:1348205052 QQ群:17808525 微信:Wangxudong9635
潍坊心理咨询 | 潍坊心理咨询中心网站:http://www.xgxlzx.com
Copyright © 奎文区东关星港心理咨询工作室 版权所有
未经本站书面许可,请勿复制本站内容! 网站备案号:鲁ICP备16003342号
本站由 鹊起科技 建设、维护和推广